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夢斷三千,唯留一世癡纏

夢斷三千,唯留一世癡纏。

那年那夜紫檀未滅,我亦未去,鎖你一世夢靨。

蓋清秋,只因你在這裏,我才降臨在這裏,擁伊入懷。佳人夢,徒癡纏,汀江渚,夢魂銷,只因愛你,徒留我苦苦傷悲,亦夢亦愁亦秋兮。

我的傷痕,裸露你的眼,而你只是假裝。昨夜的酒杯盛滿孤單的氣氛,徒自垂淚。那時,男人的海洋,徜徉的就不只淡淡血水,汗水,還有濃濃的苦水,酒水。看慣了世俗的紛擾,我循著淺淺的悲傷的腳輒,踮著腳尖來追尋你的影子,又似乎忘記了歲月的傷,留我漠自等待。

此時的我,眼角還略帶點悲哀的神色,就暗暗地隱藏於你的瞳孔,直視你的眼,卻不敢言分手,不敢說再見。遠山的青黛隱退了殘紅,唯留下一個朦朧的月勾,孤獨的,冷清的,寂寥的,悻悻的,陪我走了許遠。我也儘量用酒精把自己麻醉,之後我就可以在夢中多看你一眼,沒想到,此時的酒精亦沒有往日的那種單純,只是瞌睡人的眼。

當我在蒙?中醒來,你已在蒙?中歸去,你沒有留下任何關於你的地址,我拿的發青的手機,交流上了你,可你只是沉默,冷厲的漠鋒又讓我禁不住打起寒顫,此時,我的苦痛,只有我知道。

網上那些傷感的文字,往往帶著偏執,帶著誤解,把男人泠泠誤會。誰說女人的痛才是痛,男人的傷就不是傷。因為,我們是男人,才不是太過於計較。一些男孩朋友哭了,此時,他們的痛,猶如一把匕首,撕扯著他們那一顆顆脆弱的心。然後,漠然的,孤獨的,傷感的,心痛的,偏於牆之一隅,望著遠處的天,樹,蟲,人,默自發呆,獨自出神。

淚重重,心盈盈,滴閃著光,情融融,意綿綿,悄撚著愛。因為你,我放下了許多,因為你,我拾起的太少,昨日的傷悲或許已經遺忘,那麼,可以遺忘的都已不重要了。如果可以,是否可以執汝之手,與汝偕老。我也不願令冷冷清清,淒淒慘慘切切的了我此生,最終也不能像清照姐,唐婉妹一樣,只得咽淚裝歡。

我多想癡情地唱幾首愛情的驪歌,送給雨巷中那位結著愁怨的丁香姑娘,我也多想清靜的寫幾行小詩,送給沈園中的那位心不了情的唐婉姑娘。可一切都已是太遲,人生往往是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昨日的夢落,化作今日的纏綿,今日的纏綿,化作明日的企盼,就這樣在纏纏綿綿,企企盼盼中橫亙下我分手的誓言。

那年那夜,我身亦未醉,只是伏於幾案上默自記載著這簡單的文字,重複著這簡單的癡纏,細數著這簡單的往事,悄念著這簡單的對白,追溯著我那簡單的傷痕,爾後,一同皈依,一同心醉,一同癡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