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崔子格《老婆最大》:從天上回到人間的神曲

正在熱鬧召開的兩會讓許多已經在底層沸騰的社會現象尖銳地浮出水面,也許我們無法判斷代表們的提案是否可以真正及時解決各種問題,但是我們需要這樣舉國關注的形式來提醒自己最廣大人民才是當家做主的對象,亦如“高雅”之士們無論如何捶胸頓度痛心疾首,大街小巷最能以音樂名義讓咱老百姓跟著一起振臂高唱的,還是那一首首的“神曲”——而去年“傷不起”一輪風潮過後,這次輪到了崔子格的《老婆最大》。

  “神曲”最神之處,往往在於“神出鬼沒”。也許不久前你還完全不知道崔子格是何許人也,但短短數周內,這個聲音極富特質的女孩就憑藉主打歌《老婆最大》讓人們感受到了見證奇跡的時刻:在各大門戶,由A8音樂和布拉琪唱片聯合推出的這首作品取得數百萬試聽量,摘下諸多排行榜冠軍,甩下無數近期發片的天王天後,而且跟許多神曲只在網路發酵不同,《老婆最大》還迅速引發了傳統媒體的高度矚目,不少電視節目都報導了這首歌的火速躥紅,3月8日當天安徽衛視《超級新聞場》更將《老婆最大》作為“節歌”獻給全國女性觀眾,稱其不僅“雄踞網路搜索量第一名”,更是“3.8國際婦女節”的一份貼心禮物。

  我們也許可以像李宇春的“why me”一樣,問問崔子格,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是從名字到題材都顯得平淡無奇的《老婆最大》?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那份“恰如其分的真實”。從楊臣剛唱紅《老鼠愛大米》,到刀郎《2002年的第一場雪》鋪天蓋地,以及鳳凰傳奇用接連不斷的作品夯實自己“第一天團”寶座,無數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證明:廣大人民是需要神曲的,因為永遠會有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區別。但必須承認的是,之前幾年流行的神曲,對於普羅大眾來說除了強勁旋律,銷魂標題,極富畫面感的詞句之外,多少有些虛無縹緲或用力過猛,比如聽起來完全不像人話的《忐忑》,高喊“最後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的《愛情買賣》、“良心有木有你的良心狗叼走”的《傷不起》,相比之下,《老婆最大》卻像一道家常風味十足的清粥小菜,摒棄所有花哨,口感自然,回味悠長。

  愛情是人類社會和音樂創作永恆的母題,同樣講述愛情的《老婆最大》從詞曲陣容上就令人耳目一新,詞作者是曾譜寫《愛如空氣》的崔恕,作曲則是一手打造了王蓉(《我不是黃蓉》)和王麟(《傷不起》)的老貓,兩位都特別接本土地氣的大拿鼓搗出了一開始姿態就很親民的《老婆最大》,“我想要為你畫個小圈兒,把我們倆都圍在中間兒,咱倆的感情像條鞋帶兒,把你和我倆人綁在一塊兒……”一連串“兒化音”勾勒出平凡夫妻瑣碎而幸福的生活畫面,瞬間拉近跟聽眾的距離,歡快節奏和朗朗上口的副歌則是流行必備要素,不過在貌似淺顯的搭配背後,《老婆最大》悄然契合了整個社會最傳統又最微妙的情感道德領域。

  “老婆最大呀老公第二,你是我的心呀你是我的肝兒,不求你發財呀不用你當官兒,這輩子註定圍著你打轉兒……”有沒有發現,這是對有男尊女卑傳統和“妻管嚴”習俗交織融合的中華文化進行的最好詮釋?許多口口聲聲要老公把自己奉為最大的老婆,其實終究脫不了“一輩子圍著老公打轉兒”的結局,那份一起吃苦的幸福對她們來說甘之如飴。然而話鋒一轉,崔子格緊隨其後又唱起“老婆最大呀老公最二,你要答應我不許找小三兒,年輕的情兒呀老來的伴兒,我想要為你生個小孩兒”,大喇喇地把“不許找小三兒” 唱進歌裏,頓時令許多人錯愕,但無法否認這就是當下社會裏愛情裏最常遭遇的問題,也是無數老婆嘴上不說心裏也會掂量的問題!隨著微博等“自媒體”時代到來,原本家長里短的愛情危機往往會曝光到全社會的眼光下進行簡檢閱,從身邊鄰居到娛樂圈明星,每個人都可能在岌岌可危中成為一時話題,前不久女演員白靜因為愛情和婚姻造成的悲劇就是典型例子。

  《老婆最大》是一首為平凡愛情和尋常百姓代言的心靈之歌,崔子格平淡而甜蜜地唱出大多數世間男女嚮往的愛情和婚姻生活,這份嚮往原非高不可攀,卻在這個時代成為人人想擁有的稀缺資源;同樣,《老婆最大》讓所謂“網路歌曲”的影響力真正滲透到了真實生活層面,而非純粹為獵奇、發洩和戲謔而發聲,“我想要為你織個坎肩兒,陪著你度過那最冷的天兒,我想要和你擺個小攤兒,和你一起努力掙點小錢兒”,對家庭生活的責任感和對愛情本真的呼喚讓“老婆最大”的情懷難能可貴,那份從天上回到人間的親和力獨一無二,自然就唱進了咱老百姓的心裏。曾經,我們的父母輩耳濡目染著渴望,孽債,籬笆女人和狗;曾經,我們以為可以一直將愛情進行到底,而現在呢,已然是“宮”和“步步驚心”的天下了,可如果真可以“穿越”的話,倒不如隨崔子格在《老婆最大》裏撿拾起過去那些閃閃發光的情懷。
返回列表